首页 > 台湾游记 > 正文

台湾,八月瞬间

发布日期:2013-10-11
13405   |   107

旅游时间:2013年08月11日 - 2013年08月17日7
目的地:台湾
旅行主题:家庭亲情、摄影采风、艺术文化、海岛游览、追忆历史
出发城市:上海     旅行人数:3     旅行方式:自由行     人均花费:6000人民币

旅游心情

台湾,地理上和感情上离大陆最近的地方,互联网上离大陆最远的地方(绝大多数台湾网站大陆网民无法访问),这个8月,与它相逢。三地,七天,无数个瞬间……



1.清境—至清之境

从台中市搭乘公车大约两小时左右,就到了清境。先去民宿放好行李,民宿老板开车送我们上了青青草原,可下了车才发现,随身的钱包和行李一起,忘在了房间里。

买不了门票,青青草原过门而不能入,我们只好随意漫游,到处乱走,谁知竟有"误入藕花深处"的惊喜。这里的高山景色有瑞士之风,动人之处甚多。站在开阔、起伏铺展的山坡上,眼前似乎就是《音乐之声》开场时玛利亚在山坡上独唱《The Sound of Music》的那段场景。至清之境——这块土地,真当得起这个名字。





 

这样一个优美可爱的农场,竟有一段颇具悲情的来历。说是五十多年前,在滇缅边境苦苦支撑十年的云南反共救国军残部士兵及家属共253人,辗转到达台湾,被送到了这里。一群云南人五十多年胼手砥足苦熬苦挣,硬是在这距离城市几百公里的大山之巅建起了自己的美丽家园。路边小食摊上给父母帮忙的十岁小姑娘说,自己也跟着家人回过云南,家里父辈都还讲云南话,虽然她自己已经完全不会讲了。

一对可爱的小姐妹,有着农家女儿的质朴和纯真,放假期间就来帮着父母打理食摊,收摊时看她们两人一个扫地一个冲刷,配合无比默契,真让人欣慰。她们的爷爷当年在滇缅战场上出生入死时,这一刻不知道下一刻还有没有命,他一定想不到今日能有这样一对姐妹花承欢膝下的安乐生活。祝福每一位老兵,有安乐幸福的晚年,以告慰他们曾经颠沛流离出生入死的青春。



(竞猜下:这个装置是做什么用处的呢?在山上两处道路要隘都有设置。据我们猜测,应该是防止牛羊等动物跑出牧场的设施,我们猜的对吗?)

 

回程途中,日落时分,竟然偶遇双层彩虹。10岁的琦同学又冷又饿(身边就是各种美食小店,但我们没钱买),可为了拍到最美的彩虹,硬是一直忍着,上上下下寻找最佳角度,等待彩虹的最好时刻,最终成就一张佳作。这张照片我发在微信朋友圈中后,竟然有两位爱摄影的朋友分别转发,让琦大受鼓舞,也许她以后可以做个自然摄影记者?






第二天腰缠若干贯,报复性再上青青草原,反倒觉得景致还比不上昨天的“藕花深处”,果然是野花最香呵。不过青青草原的绵羊秀很有趣。






2.从清境到花莲—穿越中央山脉


从清境到花莲,我们硬是走通了一条不少台湾人也认为走不通的道路。


 
事实上直到从上海出发前的一两天,我还想当然的以为从清境到花莲,地图上这么近的一段,交通肯定不是问题,简直不值得提前安排。当我向预订好的花莲民宿老板朱志学先生(志学的故事后面会讲到)请教该如何前往时,志学的话才给我兜头一盆冷水,原来从清境到花莲虽然直线距离很近,但路途上却要翻越台湾岛的屋脊——中央山脉,中央山脉高大险峻,我们试图要走的这段道路就是闻名的中横公路,非常险峻,而其中的一段可能是在921大地震之后就一直无法通行的。正常的路线,应该是从清境回到台中市,搭乘高铁,沿着西部环岛铁路回到台北,再从台北沿环岛东线到花莲。

居然要走回头路!感情上真无法接受这残酷的事实,化悲痛为力量的我,决定不惜代价、不放弃万分之一可能,也要找出从清境直达花莲的可行的方式。

感谢万能的网络,众里寻他千百度之后,找到一位网友6月底刚发的帖子,通过两部公车的换乘趟出了一条道路!这位朋友在几乎绝望之际为我们指出了方向。

随后是无数次的网站查询和电话沟通以印证这条道路的可行性,但结论一直堪忧,首先是公车一天只有一趟,长途公车时刻自然不可能准确,何时到站何时发车全都没有准数;二是这段道路受天气影响非常严重,只要下雨必定封路,各种恶劣天气均有可能停运;最后,连准确的站点在哪里都众说纷纭,且主流说法是清境我们居住的民宿附近没有站点。种种信息让人崩溃,一直到我们要退房离开清境的最后时刻,才终于问到了两部公车:南投客运(翠峰-梨山)和花莲客运(梨山-花莲)当天出车的两位司机的手机,直到此刻,我们才有把握踏上这前途未知之旅。

南投客运的司机王先生是一位温文尔雅的绅士,和他联系上之后,他告诉我们在清境国民宾馆的停车场等他,快到时他会打电话给我们,接我们上车。来自大陆的我们对这样的待遇当然受宠若惊。车子是一辆普通中巴,车上坐的满满的,已经没有座位了,王先生搬出塑料板凳把我们安置在中间的过道里,车子再次出发。一路盘山而上,山景愈发开阔起伏,在窗外优美铺展开,车上的乘客似乎多是当地山民,个个温良热情,一路上窗外景色壮阔,车内气氛温馨。王先生是温良恭俭让的典范,山路狭窄,一路上会车他都是礼让有先,车子开得十分平稳。真是让人愉快而难忘的旅行。

翻过了中横公路的最高点3200米海拔的武岭,开始下行,很快到了大禹岭,王先生叮咛我们下车,仔细告诉我们要换乘的花莲客运会自哪个方向开来,大约要等待多久,挥手告别他的车子开走,真有依依不舍之感。


 
等待两小时后,花莲客运的公车呼啸而来,这次的司机可不像王先生,也许是被我们之前的几次电话搞的颇有些不耐烦。上车后我们小吃一惊,我们一家三口让这俩中巴上的大陆乘客人数超过了台湾乘客(之前只有一名司机和两名乘客)。

新鲜地打量四周还没坐稳,车子已经猛地窜了出去,还没从前面温馨祥和气氛中切换过来的我,瞬间就被从座位上甩了出去,接着是琦同学,几秒钟之后我们已经明白了事态的严峻,我们踏上了一俩疯狂公车,开始了一趟惊心动魄之旅。




惊险主要是来自路况,从2600米的大禹岭,到达0海拔的花莲海滨,只有不足一百公里的山路,而地图上的直线距离大约不超过40公里,这几个数据应该可以描述出这段道路的凶险和惊悚了,全程连续速降加急弯,隧道是常见的点缀,还附送时薄时浓的山雾,山路一侧是陡峭山崖——完全是Temple Run的现实版。清楚地记得我们冲出一个隧道时前方一片白雾,什么也看不见,我们的车子就向着那一片浓雾直冲了过去……脑子里一片空白

惊险也部分来自司机先生,他似乎满腹怒气无处发泄的样子,车子开的像要飞起来,如果不系好安全带,你会在十秒钟之内被甩离座位,他以前是特技飞行员么?


 

但是不能不承认他的车技确实娴熟,对路况的熟悉更加让人惊叹,那拐不尽的连续急弯和下冲山路仿佛都装在他心里,似乎闭着眼睛也能开。我们家伟光正的家长在意识到情况的严峻之后,非常果断地坐到了第一排,一路上尽量和司机攀谈起来,不停地夸赞他车技高超路况熟悉,车开地棒极了。一个多小时后,司机先生停车休息,那里正是他家里以前的老房子,他回去给老人烧了柱香,再次启程后车子少了些前面的野性,多了一丝平静之气,也许是家长的招数奏效了……


 
这一段几个小时的路程,其惊险难忘无以复加,效果基本等同于连续坐几个小时的过山车,刺激指数无穷大……下车时我问司机:“您这个车每天都有人晕车吧?”他辩解到:“没有啊!没有人坐我的车!”

当我们夜色之下终于敲开贝森朵夫庄园(预订好的花莲民宿)的大门时,不能不说,朱志学先生和他的小伙伴们(如果有的话)都惊呆了。



3.贝森朵夫庄园—爱与浪漫

大陆与台湾之间的鸿沟,早已不是台湾海峡,而是长城,亲们,你们懂的。

与贝森朵夫的缘分,就始自跨越长城的艰难。从民宿预定的网站上看到的心仪民宿,一家家分头访问网站(你听说过Goagent吗?或者类似软件?如果没有,此段请略过),写邮件去问,因为正逢旺季,收到的回复都是满客。再继续找,就看到了贝森朵夫庄园,评价很好,图片漂亮,介绍中稀有的贝森朵夫钢琴也吸引我的目光,可网站却打不开,Goagent一样失灵!反而激发了我的好奇心,不就一家小小民宿吗?难道真就翻不过这道长城?屡试不能得手,最终祭出大杀器,动用家长的国外VPN,终于得以一睹真容。


 
也许正因为翻墙不易,他家还有空房。电话沟通后,利利索索的定下来,加了老板微信(微信名:贝森朵夫庄园),这才终于能正常联络,为了这一点,平生第一次感谢腾讯。

亲临庄园,终于见到“远在墙那边相逢殊不易”的朱志学老板和朱太太,不由赞叹:真是一对璧人!两人直如琼瑶小说中走出的人物,优美、典雅、文艺,散发着书卷气,目光清澈,举止文雅。两人的故事也是一段传奇,志学告诉我们,大学时他先读物理,再读数学,终于还是找不到内心的依托,最终转去了中文系。进来的第一天,便见到朱太太,从此认定这个人,为了表达内心的感情,他开始学习钢琴,用琴声诉说心曲。可惜年轻时的情感纠缠阴差阳错,他的琴曲输给了另一位学长的情诗,毕业后朱太太与学长携手人生路,他竟一个人蹉跎下来。

但情人丢了,钢琴却再也丢不掉,成了他终生的情人,陪伴他人生长路。直到开了这家民宿,贷款买了这架昂贵稀有的贝森朵夫钢琴,人与琴相伴,琴与人相知,无需仰人鼻息,但求寄情山水,倒也逍遥自在。




 
变化常常守在人生路上的某个角度里等着你。去年,毕业二十年同学聚会,他与她竟然重逢。她离了婚,一个人,于是,埋藏在心底从未熄灭的火焰再次燃烧,二十年各奔东西的两条道路,奇迹般再次相遇,汇聚为一条,继续前行。

我们入住的这天,正好是农历的七夕节,一年前的这一天,竟是他们结婚的日子。

有这么浪漫的爱情故事做背景,本来就清雅脱俗的贝森朵夫庄园,更是平添了浓浓的浪漫气息。在山盟海誓的花莲,在爱与浪漫的贝森朵夫,有这样一对雅人,有这样一段纯粹而动人的故事,此行不虚,此地难忘!祝愿志学夫妻情长路更长,相守他们的童话乐园。


 
4.花莲—山盟海誓之地

花莲的关键词只有两个:山、海!山与海在此劈面相逢,从3200米海拔的武岭到达零海拔的七星潭,不过一百多公里的距离,陡峻的中央山脉,被浩瀚的太平洋拦路截断,花莲,就铺陈在这山与海狭路相逢纠缠搏斗之地,山进海退,海绕山环,地域虽逼仄狭小,景色偏波澜壮阔,山峰壁立,海浪轻拍,至刚至柔,相容并济。就在这青山簇拥大海环抱的安乐窝里,花莲,安享着它山盟海誓的美丽日子。









5.台湾人

此行遇到的台湾人形形色色,随便说几个吧。

羊仔的尊严

清境农场每天有绵羊秀表演,包括现场剪羊毛、牧羊犬表扬等内容,很是受欢迎。到达前访问他们网站,看见可爱小清新范儿的农场网站上挂出非常正式的通知:羊仔***先生从*月*日-*月*日要开始年度休假,期间的绵羊秀表演将由另一位羊仔***先生主持,欢迎大家光临。

这样的尊严,在欧美很普通,在大陆没见过。羊仔有尊严,国家才能有尊严。过上有尊严的生活,至今还只是大陆人民的中国梦。

出租车司机眼中的民主政治

在花莲每天靠出租车出行,碰到形形色色的出租车司机,各种攀谈也颇有趣味。有一次碰到位五六十岁的老先生,想着应该是经过蒋介石年代的,遂问他:从蒋介石、蒋经国一直到现在的马英九,经历过各位总统,台湾整体的变化感受如何?老先生毫不犹豫地答道:“越来越好!”几十年前的威权时代,台湾也是高压社会,发展到今天,老先生发自肺腑的感慨:“一定要有反对党!没有反对党社会就不平衡了,不平衡就要出事!”这话语听起来多么熟悉,想起大陆网络上广为流传的蔡英文讲过的一个故事,在她出任民进党主席时,民进党负债2亿多,又受扁案影响,几乎到了解散边缘,蔡决定在全台进行小额募捐。结果,竟然有很多泛蓝阵营的市民捐款给民进党:“我们也不希望民进党倒下,台湾不能没有反对党!”这句话言犹在耳,今天竟然在花莲不期而遇,可印证蔡英文所言不虚。台湾人的现代政治意识果然是已经根深蒂固。


 
6.台湾大学

每去一地,只要有空,总喜欢去当地的大学转转看看,总觉得大学很能代表一个地方的精神气质。到达台北,自然不会放过台湾大学,这个出了李登辉、马英九、许信良、李敖、白先勇、余光中的学校,包括不少歌手艺人如胡德夫、周华健、张雨生、齐豫也都是台大校友,只从这一串名字也能知道,这所学校对台湾社会生活和精神气质的影响该有多重要。也许,这里才是解释台湾近代历史道路的原因,才是决定台湾未来道路的地方。



 

台大校园宁静美丽,进校门还没走几步,我们就被路边的人类学博物馆给吸引过去。这里是台大人类学系的园地,面积不大,但展品丰富,百十年前台湾原住民的生活风貌和民族历史都浓缩在这小小展厅里,让我们看到在那一次意外的大移民之前,台湾岛的原始风貌和民俗风情。



 

不仅仅有展览,博物馆里还充分体现了台湾热情亲切的风格,设置了互动式的参与环节,“远古的时尚”就是其一。各种形状色彩的彩色纸片、绳索、胶水齐备,游客可以自己动手来设计和制作自己的远古时尚饰品,然后将照片上传至“国立台湾大学人类学博物馆”Facebook粉丝专页,让所有人公开评比点赞。手工狂人琦同学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,忘我地忙了大半个钟头。



 

正值暑假期间,校园里人很少,更显空阔和美丽,只偶然有几个年轻的面孔闪过。可是,就在这擦肩而过的匆匆身影之中,谁又知道不会有未来能够影响台湾、影响中国、甚至影响世界、改变我们生活的人呢?一切皆有可能,今天正是他们努力和积累的时候,未来的绽放谁能预料?我希望、相信,并为他们祝福。



7.读《西游记》走火入魔的小女孩儿

琦同学读《西游记》已经走火入魔,病症随时随地发作。

到台北第一天,晕头转向从机场到达酒店,对台北的地形还两眼一抹黑,眼看着楼下一个大mall热闹非凡却不知身在何处,我不由的感叹:“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?”小妞儿冷冷丢来一句:“传土地老儿来问问。”

这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想法,让我这只会传谷歌地图来问问的土人顿觉汗颜,时代啊潮流啊各种神小孩儿啊!

另一次,玩的又累又饿之时,琦同学对我媚眼频频软语相求:“妈咪,我腹中饥饿,你去化些斋饭来吧。”在她眼里,我到底是大师兄还是二师兄?

还有一次在台北乘公车,和我们同时下车的一个三四岁的小宝大声哭闹叫嚷又踢又打,年轻的父母惶急无措收拾不住,琦同学转身轻声一句:“孽畜!”

这里可是中国的最东部,为什么整个一西天的感觉?



8.巧合还是天意?

台湾之行颇遇到几次巧合,很是让人难忘。

七七之夕,长长久久

到达花莲入住贝森朵夫庄园见到神仙眷侣志学夫妻的那一天,是8月13日。第二天,琦同学给志学夫妻表演魔术,当时她演的是一个扑克牌魔术,这个魔术要先随机抽出两张数字牌,后面的表演都是围绕这两个随机抽选的数字展开。琦同学随手一抽的结果,是7和9两张牌,后面的表演顺顺利利,不停的7、9变换出各种花样。志学夫妻看的如坠雾中,摸不到头脑,大赞神奇!表演结束,我们闲聊起他们的故事,志学才讲到原来8月13日我们到达的当天,正是农历的七夕节,更是他们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,是贝森朵夫庄园的大日子!我们这才发现,小琦随手抽出的7和9,竟是暗扣了“七七之夕,长长久久”的吉祥涵义,这表演应时应景,讨了个好口彩。

815的松园别馆

8月15日是我们在花莲的最后一天。一早出来随意转转,就来到了市区的松园别馆。松园别馆建造于日本统治时期,当时的的用途是用来作为军事指挥中心和高级军官的休憩所。地形上由于天然制高点的优势,可直眺美仑溪入海口,整个花莲港及太平洋海景一览无遗,当时日军会在此规划建立花莲最重要的军事指挥中心,想必是看上了这一点吧。传言中日本的神风特攻队在出征前会在这里接受天皇赏赐的“御前酒”。目前松园别馆是花莲仅存的最完整的日据时代军事建筑物,并入选"台湾历史百景"。

古老的景致因和臭名昭著的神风特攻队扯上关系,不由得平添许多想象空间。半个多世纪前的血与火,毁灭和死亡,似乎还未走远,还阴魂不散。脱去那身制服、抛开那个身份,那不过是些年轻的邻家小伙子,或热情或羞涩,有着青春的眼睛和面孔,也许和今日台湾大学校园里的年轻学子们没有两样。可当他们被放在那个位置上,被装进那个身份的时候,人性被理想、激情、主义、国家利益所压制,意志被控制、人性被扭曲,把自己的生命锻造成战争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,用自己的毁灭,给别人带去毁灭……

青春有悔,可惜他们已经无力重写。那时发生的一切,都在告诉我们,集体主义对个人意识的裹挟是多么可怕和危险,会造成多么疯狂的结果!一个人可以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。今天的青年人,应该聪明地多了吧?应该更懂得“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”的含义了吧? 把一个行为放在大历史长河中去观察,可以有效地帮助我们做出更为客观真实的判断,这,应该就是"让历史告诉未来"的本意吧?

离开松园别馆,发现当天是8月15日。1945年的8月15日,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。



9.最美的中国

台湾一周,我看到各种美,不是说比美国更美,比欧洲更美,而是:原来中国人可以这样美!原来中国文化可以这样美!不得不承认,这里——才是最美的中国。


第1天
时间:2013年08月11日 08:00
县市:台湾 地点:台湾     作者评价:
第7天
时间:2013年08月17日 09:00
县市:台湾 地点:台湾     作者评价:


以上内容由发布者负责版权及内容真实性。  发布者:@临东观海


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
更多游台选择,给你一个暖心的冬季!